活在音乐城

 活在音乐城


    世界上最美的音乐,听着便会忘却了自我。依稀那些歌者的灵魂便是与自家的心纠缠一起,无法分离。听着音乐,慢慢地变老,静静地离去,伙着西落的晚霞……

                                  ——题记 

音乐的科学规则,让所有不同母语源流的生命共舞,和着节拍而律动。但是,那些音乐的灵魂之士,谨严地劝告:只有凭着生命的感觉在音节的准确与不准确中,寻求和谐的歌唱,才是最美好的。这样的感觉,水中月一般,但就是这种奇妙的辩证法,就有了让人心碎的效果。真是“天青色”和“烟雨”偶遇而不可求啊!

我所居住的城市——长沙,就是这样一座音乐之都!

“田园音乐”“天缘音乐”“凤凰歌巴”“天意乐唱”“天籁歌声”“山水音乐”“溪格歌韵”……那些音乐茶座的名字玲珑剔透,歌者也是无法分出专业与不专业,听赏的效果绕梁不绝。音乐茶座一般是30平方米左右,也就是江南农家一间堂屋大小,屋形则千姿百态。瞧那些屋子的装点,精致奇异,借助灯光就会让你兴奋眩晕。这样的音乐茶座,大都还悬有大型屏幕,放映与歌相配的故事和图片。图歌并茂,常常让人流连忘返。所以,掌柜的往往是在屏幕上告知——“晚场音乐时间至23:30,谢谢您的合作!欢迎您下次光临”!

那些音乐茶座里,几个小桌子,摆放着茶壶茶杯,这些饮具,实在是讲究,为避免歌者端错杯子,特地编号辨认。时尚摩登的服务女性,虽说年纪大了些,也可见出当年的风韵和标致。有时候,那些专门的播放,也会时不时与歌者和着对唱,常常让你感觉服务者的专业地道。我认识长沙市摩天轮对面的“山水音乐”的掌柜,她那曾经美妙的声音和姿势,雷倒过不知多少善歌善舞音乐痴人。她有时会用极为轻细而又柔远的真假混合声,舒唱那种依稀从山间飘来的自然之声,那么闲适、那么惬意、那么可以让你记住。因为爱,大约从35岁开始,她一直一个人生活,对了还一个远离她读大学的女儿。但是,她除了回忆人生无常时,会留下记忆的泪水,其他时候转而幸福地歌唱。

一个学生从事音乐教育,是美妙的钢琴知音。她演唱那些生活化的歌曲,其中,催人泪下的音乐之点,总会让歌场十分安静。张惠妹的那首《解脱》,这种蓝调布鲁斯,带点慵懒忧郁的演唱,发至肺腑,传递撕心裂肺之后的无奈,还存丝丝不愿回顾的洒脱。我听过的几次,都感染到了我心尽头。她说:“有了某种情绪,似乎好多的曲韵,都流淌相同音乐之血。”我们师生讨论学习主题的时候,她也会谈及音乐作为艺术的精妙。那样的表情、那样的节奏,那样的转瞬间的眼神、那样的心内心外的和谐,就是音乐在慢慢地俘虏你,就是拥你入怀的难忘。

真的,热爱音乐的人,甚而可以说热爱艺术的人,不会狭隘地去争辩什么,更多的时候,会不愿意觉察。他们的心灵之墙,涂抹了人类艺术之美,美在其中,也美坏他人。从这样的视角,很好理解杨绛先生翻译英国人兰德的那句平常话,“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音乐作为艺术的首选,没有国界、没有族类、没有贵贱,自始而终传递爱,还有因爱而恨的永恒主题。

如果有的人一生没能直接亲睐音乐,也算是大遗憾!

长沙市是一座音乐之都的论断,不会引起好多的议论吧!

在这座有着悠久的文明之史、艺术之史古城。在七里搭三分的古城里,渲染的是完全意义的魅力!看看那些音乐大厅,可比中央电视演播厅。比如“红太阳音乐大厅”“琴岛音乐大厅”“田汉大剧院”等等。据说这个城市大小音乐厅上百座,大厅座位几近千人。一座城市,怎么会如此众多的歌者与听者,谁可以弄他个水落石出呢。我也想过,难道音乐的美感,在这里,早早地胜过了金钱!但愿就是这样!

这类音乐大厅每晚900开始演出,1100结束。听歌者常常是座无虚席。听歌之时,也有互动环节,你带着亲朋好友来到这里,可以囊中掏出个几百元,请求演唱者特别演唱一首歌,为他们献上你的爱心与敬意。

不可小觑大型音乐厅的演员,有的真是明星大腕,即便是未入流之辈,小丑到极处,也是含泪获众,一片笑声。也不可小觑那些节目,以歌为主,穿插小型剧、小品相声。通俗、民族、美声,还会存在原生态,都是生活的艺术裹着艺术的生活。一台节目演一个月,轮回交叉,颇为新鲜,吸引听众。最有意思的是节目主持,那可是能歌善舞、能逗嘴贫,是典型的叫人眼花缭乱的奇葩。

生活中总会要求你选择,比如选择聚居的城市,于我,那就选择长沙。如同意大利人热爱威尼斯的水城一样,我已经将自己投向了容我于心的去处,这座音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