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教育困惑的“文化”源头

 


 


寻找中国教育困惑的“文化”源头


 


       书    名: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


        著    者:顾明远


        责任编辑:张金柱


        出    版:山西教育出版社


        字    数:216千字


        定    价:36元


       中国有句俗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此语比喻在实践之中被动应付,对问题不作根本的彻底的解决。这种病症在教育科学研究领域里存在,在教育实践中同样存在。解除这类病症需要正本清源,需要寻找中国教育困惑的“文化”源头。正如顾明远先生说的,“教育有如一条大河,而文化就是河的源头和不断注入河中的活水,研究教育,不研究文化,就知道这条河的表面形态,摸不着它的本质特征,只有彻底把握住它的源头和流淌了5000年的活水,才能彻底地认识中国教育的精髓和本质。”(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第一期笔者在介绍贾馥茗教授的《教育的本质》时的基本观点是“回到原点去思考”,本期审慎解读顾明远的《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也是基于这样的角度。只是《教育的本质》是从传统文化的内在根基去揭示教育的本质,而《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是以教育的视角立场揭开中国文化基础对本国教育的影响,从而让研究者和实践者获得医治病症的良方。


       从研究的方法论分析,《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是一种哲学层面的研究,是一种元研究,是对教育研究的研究供给途径。以笔者的阅读面,这种元研究的指导,在今天这个视教育为国家民族发展之基石的时代是不够的。实际上在教育科学研究之中,从实证维度考察,研究者常常是基于“件”的范畴来寻找教育的基本规律,“件”就是一个个的事实;而基于“链”的概念来探求教育的基本规律,实际上是以概念、概念间关系以及概念的结构体系作为研究视角的整体性研究,“链”就是一个个概念形成的概念群体,它们共同揭示事物之间的联系。《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是“件”、“链”结合起来研究的很好的典范。站在中国文化发展的平台之上,一方面抓住历史发展的典型事例,将一个个关键的“件”纳入视野。例如举美国文化的个人主义价值取向深深影响美国教育的价值观、英国文化崇尚传统价值取向因而教育价值观也是保守的、中国文化是一种伦理型文化因而中国教育历来强调德育为先的三个典型事例论述“文化的价值取向影响到教育的价值观”这一观点;另一方面又从教育事实、教育理念、教育思想等等与经济、社会、文化、民族心理等宏观范畴结合进行探索,把所有的事实即“件”放置在学理即“链”的视线内,以一种综合交叉的格式展开比较筛选、归纳提升,得出一个可供教育研究者思考的结论。读这本教育文化著作,你可以获取教育研究的方法,从而促使你对教育、文化、社会的了解、理解,激发一种使命和责任。正如彭坚所说:“教育研究需要开辟和践行文化范式,文化是教育的根基,人是文化的人,教育和教育研究应该高扬人、人文和文化的主旋律,教育研究的文化范式的应用需要文化自觉;需要辩证融通,教育的研究者和践行者应当具有历史使命感,为教育的现代化和人的全面和谐的发展努力承担责任。”(彭坚,文化之根与文化自觉——读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J],中国教育学刊,2006,05)《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一书引领教育研究者和践行者对当下的教育困惑深入解剖,并置身困惑之外,站到文化的视角鸟瞰,获得解脱困惑的视野和途径。


       例如,为什么职业教育难以兴盛?为什么现代人普遍追求高学历,对职业教育没有认同感?除了社会收入分配体系方面的原因外,我们从文化的源头可以找到对人们产生根深蒂固的影响的儒家文化根源,即“不为技艺所缚,故不屑道,不乐为技艺”的传统观念。“孔子就不谈技术,连种田他都不谈。古代墨家和名家是重视科学技术的,但是在当时就未成为主导思潮。自从汉武帝独尊儒学的政策施行之后,墨家和名家更丧失了应有的地位。近代科学没能在我国产生,不能不说与这种轻视技术的传统思想有关。”(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86页)虽然中国古代有四大发明,但那都是民间靠原始形态的教育传播的,即父传子、师传徒的方式进行的。这种方式不利于科技知识和生产技术的流传。我们现在虽大力推行职业教育但做得远远不够。由于盲目追求新潮,一些技艺既得不到学校教育的方式传承,在民间又处于后继乏人的状况。我们一方面需要大量的技术型人才,另一方面却是大学生工作难找,很多大学生不愿从事职业技术工作。这和我国传统文化对技术的蔑视有关。顾明远先生在此书(306页)中指出:“如果我们的观念不改变,那么,即使教育资源再充足,高等教育再发达,考试的竞争以及由此而带来的创新精神的匮乏、轻视技术、技术人才的短缺等问题仍然不能解决。”


       又如,教育要基于爱、尊重、自由,要使个性得到充分发展,然而在教育现实中,孩子的独立自由人格发展始终处于迟缓状态,如何改善?该从何着手?读顾明远先生的这本教育文化著作,让我们找到困惑的集结点:绵延几千年伦理文化对教育的影响。人,处天地社会中,要处理好两个关系,一是人跟自然万物的关系,二是人跟人、社会之间的关系。我国古代处理这两个关系的传统理念就是伦理文化。顾明远先生认为,中国伦理文化“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重家族轻个人,重群体轻个体,重义务轻权利”,“中国人往往把子女视为私有财产,不尊重子女的独立人格,不重视培养他们的个性和独立能力。” (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66页)这些观念都影射到了教育中。“中国文化以家庭为本位,注意个人的职责和义务,西方文化以个人为本位,注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梁漱溟:《中国文化之要义》,《中国现代学术经典·梁漱溟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笔者认为只有发挥我国伦理文化的积极面诸如仁爱孝悌、谦和好礼、诚信笃实、克己奉公、见利思义等,并从伦理文化的消极面中解放出来,吸纳西方的优秀的文化因素,才有可能在我们的教育中使“人”的个性大放光彩。


       再如,教学实践中常常会出现重感知轻分析和重分析轻感知两种对立的不良倾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怎样应对?顾明远先生在该书(87页)“中国传统文化的消极面”一节中提到:“从思维方式来讲,中国传统文化重整体轻分析,重归纳轻演绎。”“这种思维方式有碍于实证科学的发展,阻碍着科学精神的养成。”而西方的思维方式恰恰可以和我们形成互补,但在互补过程中,我们往往容易矫枉过正。所以我们要客观地认识这两种思维方式的优点和不足,并在教育实践中细心掂量把持。


       不用更多举例。现代教育的所有病兆都能在文化基础中找到对应的反射区。


      “文化,特别是思想观念层面的文化具有某些凝固性,社会制度的变革可以动摇旧文化的基础,摧毁旧文化的体系,但旧文化的某些观念还会残存下来,新文化的建立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到今天,我国社会主义新文化尚在建设之中。”(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52页)要改变轻技术的思想、愈演愈烈的“应试”之风、伦理文化的消极影响等,除了从社会分配上着手,从制度上改革,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从观念上用几代人的努力去改变。思想的魅力是人的最高层次的魅力。它高于人格、道德修养的魅力,更高于容貌、仪表魅力,它不仅有吸引力、凝聚力,而且有影响力。一个人的思想统摄着他的人格、修养、容貌、仪表等。教育的魅力也当是思想的魅力、是文化的魅力。一个人生存、做人、与自然相处等的方式取决于他的思想品味与文化底蕴,因此,从思想和文化方面着手的教育是最富魅力、最具生命力的教育。


     《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一书为我们剖析了中国教育传统的中外各种文化因素,不仅启迪人们寻找教育困惑的源头,正本清源,而且引导教育者和教育研究者在如何面对困惑本身的问题上轻装上阵。“观念文化的学习是最艰难的,而且不可能像制度文化那样用一种制度来代替另一种制度,只能是在冲突中融合。所谓融合,就是在本土文化的基础上吸纳新的文化因素,创造出一种具有本土特色的新文化。中国现代新文化走的是这条路,中国现代教育也是走这条路。” (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301页)文化的冲突融合本身把人置于困惑中。“中国教育最基本、最核心的文化基础当然是中国的民族文化传统,但是,中国的现代教育制度又是引自西方,因此不能没有西方文化的烙印。而中西两种文化是异质的文化,特别是西方文化的入侵,对中国来说,开始是被迫的,所以冲突和融合经过长期的痛苦的过程。”(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299页)这种冲突和融合将一直存在下去,关键是我们采取被动还是主动的态度,关键是我们能不能高屋建瓴、提纲挈领地把握好冲突和融合中的问题,能不能找到源头,把握来龙去脉,疏导理顺,不让问题把我们的大脑拧成一团麻。“中国教育是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上发展起来的,中国文化是它的核心基础。”(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302页),深入地了解了这个基础,就能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制定方略,以期教育之树根深叶茂。深入了解这个基础,发现最本原的问题,找准病因,才能治本,才能在冲突的痛苦和困惑的煎熬中主动应对,从容而高效地解决问题。顾明远先生在该书(52页)中进一步指出:“从中国文化的演变可以看到,中国文化是在冲突与融合中发展过来的。每一次冲突和融合,都是文化的选择和创造。”在文化的机遇和冲突中,我们应该把教育困惑当作创造的前奏并以此走出困惑。教育对文化有着传播、选择、改造的功能。教育工作者要把中国传统文化传授给下一代,就要对传统文化有一番选择和改造。如何选择,如何改造?这正是教育困惑的源头之一。找到教育困惑的源头,认识到困惑是客观存在的,把握规律,积极应对,就能做到在困惑面前不急躁、不浮躁,就能在对文化的选择、改造中,有韧性,能持久,笑着走向胜利!


     《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一书还以智慧之光引领我们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中把脉中国教育的走向。“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中国文化具有吸收各种异质文化并使之有机地与本民族文化相结合的特性。从历史上看,异质文化进入中国,大都逐步走向中国化而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54页)这就昭示了我们,只要自信、不断地发展、不断超越,中国教育不仅不会丢掉传统的教育经验和方法,而且将在传承本民族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吸纳西方先进的经验。西方教育经验将为我们注入新的血液,使中国教育焕发新的生机。


       要在教育的困惑中突围,要引领中国教育向纵深发展,顾明远先生的《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不可不作研修。读此书,将让你拥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去洞悉教育和人生。“在封建社会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传统文化可以说是居于世界文明的巅峰,但到了近代,中国却逐渐落后了。为什么会落后?”“许多学者认为近几百年来中国之所以落后于西方,是因为文化的落后,特别是观念的落后。”(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81页)教育要走到前列,文化一定不能落后,观念一定要更新。教育是文化的一部分,“它是通过人才培养来传播文化和创造文化的。”(顾明远,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M],北京: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10)从文化的源头寻找教育智慧,以教育实践浇汇文化的长河,这是中华民族文化、教育生生不息的根本途径。


       顾明远先生《中国教育的文化基础》是“宁静致远”之篇。智者之言犹如清爽之风,必将涤荡长期困惑教育的重浊之气。从文化的源头畅游过,再来面对教育,你会目光远大、你会放松心情,你会坚定步伐。找到困惑的源头,从困惑里走出来,大步向前,神清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