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1)

20041223   晴天    江苏扬州


 


一个很好很好的教育界朋友,无数次地问我。


“刘老师,是什么东西支撑您如此乐观、豁达?”


我告诉他——“我是一个手持乐观人生的悲观者。事实上,我并不傻。照遗传学,道理上是很聪明的,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旧时代的通达者,那时的家境也还行。聪慧的心灵,一定是十分敏感的,怎么会不经常受到伤害,从而变得失落、沮丧呢?但是,我给了自己一个伟大的理由:人前别让他人因为自己受累!”


这就是我的“阳光心理”。


——接着,整天是、长期是,微笑出门、微笑回家!


这样的言行,连同家人,也以为我是多么地幸福,还以为这种幸福是他们给我带来的,他们也就十分幸福了,尤其是我那80多岁的母亲。


这是唯心式的说法,就有了我这乐观人生之悲观者的自白!


今夜月亮闭目,我也闭目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