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地发展:高中语文选修课堂追寻的课程意义

 


 


个性地发展:高中语文选修课堂追寻的课程意义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对课程设计解释道,“必修课程要突出课程的基础性和均衡性”,“选修课程也应该体现基础性,但更应该致力于让学生有选择地学习,促进学生有个性地发展。”这段纲领性文字大致呈现的基本信息:基础性意义是选修必修课程追求的共同价值,只是两种课程价值侧重的程度不一,即必修当“突出”,而选修则“体现”;个性地发展之意义是选修课程在必修课程均衡意义基石上的拓展与提升,努力的方向或侧重实际运用,或着眼鉴赏陶冶,或引导探索研究;学习主体自主性意义的寻求,是高中语文必修课程的终极指标。笔者思考,高中语文选修课堂应有的课程意义的实现,恐怕当紧紧抓住“个性地发展”。


     “个性”一词始于古希腊罗马时代的拉丁语“persona”,原指演员在舞台上所戴的面具,后引申为指能独立思考;有自己行为特征的人,即真正的人本身,可译为人格或个性。由于个性是社会人的重要特征,许多学科都对个性有自己的界定。哲学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把个性解释为与共性相对应的“单一事物的个体性、独特性,此事物和他事物的差异性”;心理学一般把个性的定义解释为个人各种重要的比较稳固的心理特征的总和,主要表现为一个人的气质、性格、能力、兴趣爱好等方面;社会学、伦理学、文艺学等也都从各自的角度对人的个性作了界定;而教育学所说的个性则是指个体在生理素质和心理特征的基础上,通过社会和教育的影响及主体社会实践活动,在身心、才智、德行、技能等方面所形成的比较稳固而持久的独特特征的总和。


     人人都有个性,每个人都各不相同。正是这些具有千差万别个性的人,组成了我们这个生动活泼、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和各种各样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制约的人类群体,推动着历史的前进和时代的变迁。现代社会是高度文明的时代,社会发展日益要求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以适应社会进步的需要,而个人本身也不断通过各种手段追求自我丰富和完善。现代社会发展规律表明,人类发展的目的在于使人日臻完善;使他的人格丰富多彩,表达方式复杂多样;使他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家庭和社会的成员,作为一个公民和生产者、技术发明者和有创造性的理想家,来承担各种不同的责任。因此,现代教育只有坚持全面发展的个性观,培养具有丰富个性的人,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规律,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


     由于遗传、环境、教育与个体主观努力程度不同,学生个体之间总是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差异,他们在知识经验、能力基础、家庭背景、兴趣爱好、性格特征等方面均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发展心理学研究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间的身心差异越来越明显。在初中阶段开始分化,到高中更加明显。新课程开设丰富多样富于弹性的选修课,其目的正是为了适应学生的个别差异,赋予每个学生选择性发展的权利,拓宽学生的知识视野,促进其潜在能力和个性特长的充分发展。


 


一、爱好和需要:学生个性地发展的潜力


     北京零点研究集团董事长、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袁岳曾说:“今天我们发现与抢救自己的爱好太重要了,因为如果没有职业的呼召(深度的职业爱好),即使我们得到了一份在人眼里看起来不错的工作,但是我们可能完全没有乐趣,而且工作成效太低。而我们的家长也要注意了啊,培养与保护自己孩子的深度爱好,是孩子未来成功与生活幸福的关键,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考试成绩与硬性训练的需要而把孩子的爱好给牺牲。今天的悲剧是,很多青年人在他们的孩童时代是说得出爱好的,而他们现在成人了却不知道自己爱好什么,喜欢什么了。”这些话非常在理,发现与抢救学生的兴趣爱好、满足不同学生的不同需要太重要了,它是学生个性地发展的潜力所在,是学生未来事业成功与生活幸福的关键。


     心理学认为,人的个性包括个性倾向性和个性心理特征两大组成部分。个性倾向性是人的个性结构中最活跃的因素,它决定着人对现实的态度,决定着人对认识活动的对象的趋向和选择。个性倾向性主要包括需要、动机、兴趣、理想、信念和世界观。其中,需要是个性倾向性乃至整个个性积极性的源泉,只有在需要的推动下,个性才能形成和发展。需要是同人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需要是个性积极性的源泉,是人活动的动力。正是个体的这种或那种需要,才推动着人们在某个方面进行积极的活动。人所体验到的需要越强烈,由它所引起的活动就越有力,行为就越有效。兴趣爱好等都是需要的表现形式。兴趣爱好是一种带有浓厚情绪色彩的认识倾向,它以认识和探索某种事物的需要为基础,是推动人去认识了解事物、探求真理的一种心理倾向。这种倾向具有稳定性,能使人把心理活动较长时间地维持在某种事物或活动上。


     正因为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丰富的个性倾向性,有着各自的需要、兴趣和爱好,每个学生不仅可以而且应当个性地发展。以往的计划经济时代的指令性课程范式,目标统一、教材统一、进度统一、作业统一、考试和评价标准也都统一。但新的《语文课程标准》的基本价值取向,已由语文课程的统一和求同指向尊重多元和个性差异。其在基本理念部分明确指出:“学生是学习和发展的主体。语文课程必须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其在课程目标中更是直言“发展个性”。如此,选修课课程的确定就不再仅仅是教什么的问题,而更要考虑学生想学什么,喜欢学什么,采取兴趣优先、需要优先的原则。


      开课教师应尽其所能,开出足够多的待选课题。不可短视浅见,只开设应试基础知识及解题训练课程。一般说来,高中语文选修课课题应涵盖基础知识、文体阅读、文艺评论与文学鉴赏、文学史与文学理论、文章写作与文学创作、社会调查与新闻写作、朗诵与辩论等等,一定要有足够大的可选空间。有些课题较大较深,一个教师独力承担有困难,应当鼓励、组织几位在这方面有一定研究的教师共同承担。当然,高中语文选修课的真正实施,除了开设出好的选修课外,还有许多相关的环节需要处理好,比如选修课的教材编写、体系建构、教学评价等等,只有这几个方面完整统一之后的选修课,才能更好地促进学生的特长和个性发展,以适应及满足其兴趣和潜能、未来学习和就业的需要。


 


二、基础和均衡:学生个性地发展的张力


     在有的人眼里,一提“个性”,仿佛就是标新立异、与众不同、一枝独秀,就是“不走寻常路”,似乎新课程就可以不要基础了,不要语文学科各种能力之间的均衡发展了,其实不然,应该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语文能力和素养均衡发展,打下全面扎实的学科基础,是学生能够充分发展自己、不断追求卓越的必要的张力。


     张力概念是从物理学中借用过来的,从物理学的角度讲,张力是物体受到两个相反方向的拉力作用时所产生于其内部而垂直于两个部分接触面上的互相牵引力。物理张力的特征之一就是,它是相互作用的力,不是单一方向的力。个性张力与物理张力有相似的特质:它也是多种因素、尤其是相互矛盾因素的组合与相互作用力。


      古埃及人在平坦的尼罗河畔堆砌起巍峨的金字塔,为世人所惊叹。我们开设选修课,倡导个性地发展,也应首先全面系统地学习各种语文知识和能力,不仅靠课内,而且还要靠课外,从而逐步建立起自己在语文学习方面的个性发展的金字塔来。这样的事例在文学界是很多的,但也不仅只存在于文学领域。学理科或以理科为发展方向的同学,尤其要清楚其中的道理,改变经常存在的轻视人文素养不重视夯实基础的毛病。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自幼家贫却志向远大,父亲想叫他学当羊毛商或修道士,而他从小就不盲从。他不仅学医,还研究古希腊欧几里德、阿基米德等人的著作。在不长的时间里学会了拉丁文、希腊文,而且对音乐、绘画和物理学都有较深的造诣,以至后来能擎起科学革命的火炬,使科学从神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开始了近代自然科学的全面奠基。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波尔不仅从小学习莎士比亚、歌德和狄更斯的作品,还努力学习天文、气象、生物等自然科学知识,还学会了一手娴熟的金工技术。同时,从小学到中学,他的自然科学的秉赋渐渐在物理和数学中暴露出来,此外,他还努力学习历史和语言,能用拉丁文写很漂亮的文章。他努力在自己脑中堆砌知识金字塔的结果,使他后来在原子物理学研究中创立量子理论,成为与爱因斯坦齐名的大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历史使人明智,诗歌使人俊秀,数学使人严密,科学使人深邃,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学使人善辩。”这与我国古代思想家荀况所说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揭示了一个同样的规律:只有基础越扎实,能力更全面,多汲取有用的东西,把基盘垒大些,金字塔才会更高更稳固,人的个性及其专长才能得到更大的发挥。


      再说,中学教育属于基础教育,其基本目标是致力于国民素质的提高,使受教育者具备基本的适应现代社会生活需要的道德水准、能力水准和必要的文化修养。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基础性”要体现在语文的基础知识和基本能力上,亦即基本的听、说、读、写能力和交际能力。不管是必修课还是选修课,都应该把“基础性”作为一条原则而加以遵循。高中三年时间,六个学期,有三个半学期是选修课,选修课基本上是阅读赏析课,但语言运用教学和实践以及写作教学,也应该占有一定的空间。这对学习文学作品本身也会极有帮助,这些都需要选修课的开设者适当加以考虑。


      此外,为了夯实基础,促进语文知识、能力和素养诸方面的均衡发展,为学生个性地发展提供必要的张力,笔者认为应加强学生的课外阅读。新课标对“阅读和鉴赏”提出的要求是“高中三年课外自读文学名著(五部以上)以及其他读物,总量不少于 150万字”,同时也提出了课外阅读的目标要求:“具有广泛的阅读兴趣,努力扩大阅读视野。学会正确、自主地选择阅读材料,读好书,读整本书,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提高文化品位。”《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解读》也总结了一条语文学习的规律性的结论:“语文阅读能力的提高只有依靠大量阅读,没有捷径可走。”多读正是我们传统语文教学中的主要方法,多读至少可以起到提高学生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和思维能力的作用,我们必须有意识的把学生向这方面引导,鼓励学生多进行课外阅读,通过各种途径扩大学生的阅读面,仅靠课本里的几篇选文来培养阅读能力是不够的。同时,新课改是在强调阅读的基础上更注重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更关注学生的个性化体验,没有丰厚的阅读体验,所谓个性地发展只是无源之水,突破乏力。


 


三、自由和拓展:学生个性地发展的引力


      新课程从人本主义出发,确认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全面发展的主体。人本主义心理学重视人的尊严价值,主张人性和追求自我实现,主张人类具有自我实现的性向、潜能和倾向性,认为人是主动的、理性的、成长的、追求有价值目标的、有其积极生命和生存态度的。因而人本主义的教育思想的核心是人性化,认为人具有先天的优良潜能,教育的作用在于使人的先天潜能得以实现,提出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学观点,强调教师要相信学生的自我发展,尊重学生的人格、情感和意志,建立良好、融洽的师生关系。换句话说,在选修课的教学中,应给予学生以相当的自由,并使学习的自由、思考的自由、表达的自由和出于自身爱好与需要的对知识的拓展深入成为学生个性地发展的引力。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的特征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对于人的个体来说,当他或由于自身的原因,或由于社会的原因,其思想与行为不能自我决定、自我选择时,即不能享有自由时,就不能真正地称之为人,至多只能算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如果我们认定了人是一种自由的存在物,也就意味着认定了人是一种能进行自我选择、自我发展、自我创造、自我解放的存在物。在自由的范畴中,容纳着生命活动主体的自觉性 、自愿性、自主性、自立性和超越性等诸多意蕴。对选修课程的开设和教学来说,学生学习的自觉性、自愿性、自立性正是其与传统教学体系的根本区别之一。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可以采取灵活有效的方式予以保障。


     首先,选修课程应提供多样化的选择空间,为学生个性发展提供宽松的环境。根据共同基础与多样选择相统一的原则,考虑到学生在原有基础、自我发展方向和学习需求等方面的差异,激发学生的兴趣和潜能,促进学生特长和个性的发展,选修课程应为学生提供多样化的选择空间,使不同的学生学习不同的语文成为可能。不能由于师资条件的限制或选修的人数太少而不开设某个甚至某些系列或专题,或者为了方便而强行给学生安排选修课程,那选择的自由度和自主度就要大打折扣了。例如文化论著研读,就应该是包容古今,放眼世界,不但可选读古代优秀的文化论著,也可选读现代优秀的文化论著;不但可选读中国优秀的文化论著,也可选读外国优秀的文化论著;不但可以是综合型的文化论著研读,如中外文化论著选读、中国古代文化论著选读、中国现代文化论著选读等,也可以是分类型的文化论著研读,如先秦诸子哲学论著选读、中国古代文艺论著选读、外国文艺论著选读等,还可以是专著型的文化论著研读,如《论语》选读、《人间词话》选读、《歌德谈话录》选读等。这样就可以使文化论著研读课在学生面前展现出五光十色、璀璨斑斓的文化图景,吸引他们自觉地走进世界文化宝库的大门,更好地从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中吸取营养。


      其次,教学过程中,应营造民主的学习氛围,更突出学生的自我发展。民主、自由的学习环境的特征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学生可以自然而放松地回答问题、发表意见,参与讨论,而绝不会有恐惧感和被压迫感。我们要为学生学习知识、发现创造提供一个民主的氛围,为学生主动参与、积极思考、敢于质疑提供一个自由的环境,使学生不再畏惧教师那严肃、冷峻的目光,不再担心那冷漠、讽刺的批评,不再死记硬背那枯燥乏味的结论。要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进行开放式教学,为学生发展个性提供机会。要从学生的需要出发,最大限度地培养和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个体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不是天生的,学生的个性创新思维的发展、个性创新精神的培养、个性创新能量的释放,主要依赖于教师的训练和培养,依赖于教师为他们积极创造机会,让他们通过探索和实验获得亲身的体验和发现。教师必须树立多元学生观,面对不同的学生个体和学生个体的不同差异,能与学生深度交谈,以全面发展、和谐发展、自由发展、充分发展和持续发展的态度关注不同的学生个体和性格的不同,关注学生学习方式。这样,就使学生的学习成为教师引导下的自主学习,就使学生的个性得到充分发展。


      第三,学生评价多元化,促进全面发展。多元智能理论认为,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拥有相对独立的八种智力,而且每种智力有其独特的认知发展过程和符号系统。因此,根据多元智能理论,智力和教育测验应当通过多重渠道,采取多种形式,在不同的实际生活和学习情境下进行;教师应从多方面观察、分析和了解每个学生的优点和弱点,并以此为依据设计和采用适合学生特点的不同的课程、教材和教法,帮助学生扬长避短。测验的目的不应该是对学生分类,排名次,或者贴标签,而应该是帮助教师和家长认识和了解学生的学习特点和需要,并采取适当的措施,帮助每一个学生充分发展其潜能和个性。通常,评价的主体也可以包括被评价者本人,自我评价有利于发展其自我认识智能,确定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


      高中语文选修课程除了让学生自由地学习这一明显优于传统教学体系的特征外,还有一个重要特点,那就是能从学生本身的爱好和需要出发,延伸拓展,更进一步地开展个性化学习。随着知识的发展,知识在不断走向分化、深化、细化的同时也不断地交叉、渗透、融合。知识的不断分化与整合使传统的学校课程很难反映人类知识的当代成就,滞后于知识的发展。必修课的数量与内容总是有限的,它在知识的深度与广度上受到一定的限制,而选修课则可以弥补必修课的不足。它扩展了学校课程的种类与范围,使学校课程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强化了学校课程与知识世界的动态联系,尤其是专题性选修课,重广度,有深度,有激活力和牵引力。


       专题性选修课在教学内容的选取上是自由的,每一个课堂可能就是一个亮点,学生可以从中广泛地接触和大量地汲取各种语文知识。这样,专题性课堂既拓展了学生求知的视野,又促进了各种语文知识的融合。为适应这种性质和形态的课程,语文教师应逐渐从知识型向研究型教师转变。教师在课程的研制和教学中提升了自己的专业化能力,教师的创造性和教研能力在课程实施中逐渐成长,教师成为了真正体现“终身学习”理念的最明确、最生动的榜样。当然,对高中生而言,选修课程的学习,虽然是社会知识精深化和学生思维成熟化的必然结果,但讲究的主要还不是学习的专深,而是知识的广博;教师的作用主要不在于资深地走在学科研究领域的前沿,而在于激励、唤醒、引导和开拓学生视野,使学习的自由和知识的拓展成为学生个性发展的引力。否则,与大学教学就没什么区别了,在实际操作中也很难做到。


 


四、创造和优异:学生个性地发展的动力


       创造是人的本质属性和内在需求。歌德说过,创造是人的天性的最内在的特质。尼采认为,如果要用一个词概括人的本质和使命,那就是“创造”。人的创造性与个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创造性发展是个性发展的极重要方面,是个性主体发展的最高形式,或者说是人的能动性的最高形式。创造性是现代人必备的素质。创造性既是重要的个性品质、道德品质,也是适应科学和现代生产需要的学习品质、劳动品质。创造性发展程度是个性发展的尺度,培养创造性是个性教育的重要目标。没有个性,就没有独特性,没有独特性自然就没有创造性;而没有创造特别是优异的创造作为激励,人的个性发展也会缺少动力。按照马克思、马斯洛和弗洛伊德的理论,人生来追求“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追求“自我实现”,追求“重要性”,换句话说,就是追求创造和优异,因为这是人的真正价值所在,也是人之为人的福祉。


      每个人在孩童时代,都有天生的创造力,钱理群先生有言,“人的灵魂美好是生而有的。一个好的导师最大的本事是能把一个学生本身潜在的创造想象力诱发出来,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教育与被教育者相互诱发创造想象力,最后是双方都得到升华,我认为这就是比较理想的教育的状态”。因此,在选修课程教学中,教师应当建设民主氛围,鼓励怀疑精神、批判精神,学会宽容。怀疑精神是否定真理的先验性,批判精神的本质是否定真理的绝对性。这两种精神是思想自由的媒介和精髓,对创新意识和创新人格都是必不可少的。具有这种精神的学生,敢于摆脱习惯、权威等定势,打破传统、经验的束缚和影响,提出自己新颖、独到的见解。此时,面对学生的“标新立异”,宽容就显得尤其重要。


    有研究者认为,高中语文选修课应追求一种“审美型阅读、研究式学习、创造性写作”的学习境界,颇有几分道理。对于学生来说,语文选修课的阅读范文并不全部由教师和教材来指定,有相当多篇目是根据学生的学习兴趣、研究爱好和要解决的学术课题自己去寻找,自己来品味,这种“生成性”的范文常常是感动了学生自己的美文,文学鉴赏的性质、特点及过程在语文选修课的阅读教学中能得到充分的体现。这种介入学生情感的阅读就是“审美型阅读”。语文选修课的学习方式不完全像语文必修课那样是整齐划一的课堂教学,有相当一部分的学习内容是学生在课外自己根据学习兴趣和要解决的问题,去寻找新的语文理论资源、文学研究资源,学生这种学习主要不靠记忆、背诵、反复练习来完成,而主要是为了解决语文学术问题而开展的对学习资源的研读、分析、思考、讨论,这就是语文选修课的“研究性学习”。语文选修课的教学任务也不能到此结束,学生要把研究性学习的心得、成果通过带有原创性质的写作活动固定下来、表达出来,学生不是写学术论文,也没有必要去模仿、甚至抄袭某些水平较高的语文研究论文来获取语文选修课的高分。要鼓励学生将自己独特的阅读感受、体验,学习中的分析、归纳用课程小论文等多种形式与师生交流、沟通,初步尝试和体验一种人文学科的研究过程和研究范式,提高自己小论文的写作水平,提高对文学的鉴赏和研读的能力,这就是语文选修课的“创造性写作”。


     语文选修课程的本质就在于创造。阅读是一种创造,理解是一种创造,欣赏是一种创造,探究是一种创造,写作当然更是一种创造。写作的过程,必然会创造出新的语言、新的形象、新的境界、新的观点,甚至于新的表现形式或者全新的思维方式。你知道,当你写出一个美丽的句子,找到一种恰当的表达,树立一个鲜明的形象,发现一个崭新的观点……那种创造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如果没有创造,学生体会不到自己的价值和一些优异;如果没有创造,语文选修课将暗淡它应有的五彩缤纷的魅力;如果没有创造,学生个性地发展将失去根本的动力!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见识的浅薄常常受到灵魂的拷打,狭窄的思辨还时时受到暗淡眼光的阻碍,实践活动的行进也不经意地伤害群体和部落,有时自己扪心:到底自己有多么不好?到底自己善良不善良?到底自己有多大能耐?思想起来还是颇为郁闷的。也常常设置追忆的键盘,回想走进大学几次,顷刻想让悔恨与得意一起炖炒,但是飘散了的气息却让自己不得不追问——在大学里到底学到了什么?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蔡元培校长为北大乃至中国大学设定的建设目标。那么大学是否就是“百家争鸣”的乡校?那里是否获得了和谐自然、同步社会、愉悦生命的真知灼见?是否所有的知识的发现、发明、积累、进步甚至取得强有力的发展,都是在这个有着围墙、夜半三更还在联播几位室友的消息的时候获取的呢?实际上,即使等到所谓的“不惑之年”来思索,在大学究竟明白了什么也还是不甚清晰的,但又似乎清晰了不少。笔者的一位出生于大学、成长于大学、工作于大学的好友说:大学是教师尤其是学子构建理想、使命、责任、尊严的殿堂,是追求科学进步、文化发展、民族富强、社会文明的宏大抱负的长征瑞金,是维护社会公正、彰显社会良知、创造社会公理、提升社会道德、远离陈腐文化、弘扬公民权利等所有当代文明社会的价值和品质的学术公司。[ 参考《中国教育新闻网》,刘尧,“期待大学人群什么样”,2004年02月24日]排除调侃里含有的灰色幽默,大学大致就是这样,但是,真如此啊,我就非常冤枉,因为,我好像还没有将大学里的这些关于人的精神营养汲取些许,就拿着毕业证走到了另一个迥然相异的空间。
    想起了一点,记得在北师大学习的日子,韩兆琦先生上选修课——《史记研究》,说当年自己在复旦大学读研究生,蒋天枢先生要他先读两年历史,而自己又格外地喜欢散文,对于这样的指导当时还颇为不解。但是他又补说,自己今天站在讲台着力于《史记》,却是蒋先生点拨自己从而积淀的沃土和后来自身的兴趣的结晶。一个人的学术方向常常具有偶然性,但是学术成就却实在需要一种机缘。缘,源于兴趣,实际上兴趣本身也是瞬间的撩拨;缘,源于学术引领者的见识,这种见识似乎也是引领者自己体之验之的不多的精髓,真正的学问!一个学术的细节,一个学问的关节,可能会引发一个学生的自觉。那么,大学的责任恐怕除了引领正确地认识“人”和“自然”外,社会也是人的关系的总和,应该启发个体生命的独立思考意识,培育个体生命对相关于人的所有的研究兴趣而不至于变成机器,甚至帮助学子读好那些终身行进垫底的基础书!
    我的学士论文的导师是李道英先生,选题是“柳宗元游记散文”。清楚地记得,李先生给学生写下的指导书信。“先认真地读读古代游记的经典散文,勾勒一条自己思考起来比较清晰的线索,再尽量寻找相关的研究著述,整理前人研究的基本学术信息,再后进行独立的思考,挖掘符合自己研究的主题、视角,定好表达的基本口吻。反复修改。作为永州人,写此论文,天时地利人和啊。”尽管其时蒙昧未开,但险里侥幸,顺利通过,真不知道该如何来感谢老师。大学是用来做学问的地方,大学也是教做学问的地方。假如不带走点滴学术云彩,那就真是一个大冤枉了。事实上,后来,自己从事语文教育实践和研究的直接感觉,还是走着“读文本——读言说——重构建——择表述”的研究路子,效益还真是不错。
    笔者在湖南师大文学院攻读现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课程时已是“而立”,身心早就被生活敲打得疲劳。鉴于生活的经验和教育实践的困惑,笔者的确企图通过接受一次学术洗礼,刻写下学术的规范、开启探索的新路子来匡正自己的语文实践和研究的纰漏,只是心向往之却得老师教授之实有限。不过还是让人不能忘却,除了岳麓爱晚的清风轻拂,还有书院气息也或多或少地浸染了茫然的自己。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凌宇教授的个性又学理的文本分析以及文化解码方法,给笔者重析名作注入了新的方法论。细读凌宇先生的学术著作《从边城走向世界》、《沈从文传》、《符号生命的虚妄与辉煌》,经他字里行间的巧妙引导,让我怀抱好奇的心绪重读沈从文先生的小说、散文以及《三国演义》、《三国志》,对文学欣赏的质感增添很多。研读《符号生命的虚妄与辉煌》时,我是以原著参读来深入领会老师对《三国演义》文化意蕴的新阐析的,实在地说,在这里学到了一点点从文化视角入手细读文本的学术审视手段。聆听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谭桂林教授的文学与宗教文化研究视角的课程,审慎阅读他的著作《宗教与女性》、《20世纪中国文学与佛学》、《百年文学与宗教》以及长篇学术论文《宗教与中国现代作家》等等,在那里获取一种寻找文学个性形成理由的内隐探索方法,更为重要的是得到心的宁静,让自身人格的数值得到某些上升。还有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田中阳教授的区域文学文化研究视野及其范式,在我后来的语文教育实践里和一般教育思考里也起到了催化作用。就在倾诉的此刻,眼前就有老师的厚重著作《湖湘文化精神与20世纪湖南文学》、《区域文化与当代文学》、《文艺评论方阵·田中阳卷》。立言当是立人,在这里读著作就是读教授,领悟著述的要领就是学习著者的人品。清华大学梅贻琦校长说的精辟:“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是学术的殿堂,教授是支撑殿堂的人,依靠的是学品、人品和才学,如此才可能造就振兴天下之士。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独立的人格,一种自由的胸襟,一种以文字凝结智慧的愿望!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久久的阅读渴望,一种绵绵的写作痴情,一种厚重的思考基石!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隐形的文化感觉,一种强烈的母语意识,一种坚强的民族精神!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学到了像老师那样当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