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见识的浅薄常常受到灵魂的拷打,狭窄的思辨还时时受到暗淡眼光的阻碍,实践活动的行进也不经意地伤害群体和部落,有时自己扪心:到底自己有多么不好?到底自己善良不善良?到底自己有多大能耐?思想起来还是颇为郁闷的。也常常设置追忆的键盘,回想走进大学几次,顷刻想让悔恨与得意一起炖炒,但是飘散了的气息却让自己不得不追问——在大学里到底学到了什么?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蔡元培校长为北大乃至中国大学设定的建设目标。那么大学是否就是“百家争鸣”的乡校?那里是否获得了和谐自然、同步社会、愉悦生命的真知灼见?是否所有的知识的发现、发明、积累、进步甚至取得强有力的发展,都是在这个有着围墙、夜半三更还在联播几位室友的消息的时候获取的呢?实际上,即使等到所谓的“不惑之年”来思索,在大学究竟明白了什么也还是不甚清晰的,但又似乎清晰了不少。笔者的一位出生于大学、成长于大学、工作于大学的好友说:大学是教师尤其是学子构建理想、使命、责任、尊严的殿堂,是追求科学进步、文化发展、民族富强、社会文明的宏大抱负的长征瑞金,是维护社会公正、彰显社会良知、创造社会公理、提升社会道德、远离陈腐文化、弘扬公民权利等所有当代文明社会的价值和品质的学术公司。[ 参考《中国教育新闻网》,刘尧,“期待大学人群什么样”,2004年02月24日]排除调侃里含有的灰色幽默,大学大致就是这样,但是,真如此啊,我就非常冤枉,因为,我好像还没有将大学里的这些关于人的精神营养汲取些许,就拿着毕业证走到了另一个迥然相异的空间。
    想起了一点,记得在北师大学习的日子,韩兆琦先生上选修课——《史记研究》,说当年自己在复旦大学读研究生,蒋天枢先生要他先读两年历史,而自己又格外地喜欢散文,对于这样的指导当时还颇为不解。但是他又补说,自己今天站在讲台着力于《史记》,却是蒋先生点拨自己从而积淀的沃土和后来自身的兴趣的结晶。一个人的学术方向常常具有偶然性,但是学术成就却实在需要一种机缘。缘,源于兴趣,实际上兴趣本身也是瞬间的撩拨;缘,源于学术引领者的见识,这种见识似乎也是引领者自己体之验之的不多的精髓,真正的学问!一个学术的细节,一个学问的关节,可能会引发一个学生的自觉。那么,大学的责任恐怕除了引领正确地认识“人”和“自然”外,社会也是人的关系的总和,应该启发个体生命的独立思考意识,培育个体生命对相关于人的所有的研究兴趣而不至于变成机器,甚至帮助学子读好那些终身行进垫底的基础书!
    我的学士论文的导师是李道英先生,选题是“柳宗元游记散文”。清楚地记得,李先生给学生写下的指导书信。“先认真地读读古代游记的经典散文,勾勒一条自己思考起来比较清晰的线索,再尽量寻找相关的研究著述,整理前人研究的基本学术信息,再后进行独立的思考,挖掘符合自己研究的主题、视角,定好表达的基本口吻。反复修改。作为永州人,写此论文,天时地利人和啊。”尽管其时蒙昧未开,但险里侥幸,顺利通过,真不知道该如何来感谢老师。大学是用来做学问的地方,大学也是教做学问的地方。假如不带走点滴学术云彩,那就真是一个大冤枉了。事实上,后来,自己从事语文教育实践和研究的直接感觉,还是走着“读文本——读言说——重构建——择表述”的研究路子,效益还真是不错。
    笔者在湖南师大文学院攻读现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课程时已是“而立”,身心早就被生活敲打得疲劳。鉴于生活的经验和教育实践的困惑,笔者的确企图通过接受一次学术洗礼,刻写下学术的规范、开启探索的新路子来匡正自己的语文实践和研究的纰漏,只是心向往之却得老师教授之实有限。不过还是让人不能忘却,除了岳麓爱晚的清风轻拂,还有书院气息也或多或少地浸染了茫然的自己。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凌宇教授的个性又学理的文本分析以及文化解码方法,给笔者重析名作注入了新的方法论。细读凌宇先生的学术著作《从边城走向世界》、《沈从文传》、《符号生命的虚妄与辉煌》,经他字里行间的巧妙引导,让我怀抱好奇的心绪重读沈从文先生的小说、散文以及《三国演义》、《三国志》,对文学欣赏的质感增添很多。研读《符号生命的虚妄与辉煌》时,我是以原著参读来深入领会老师对《三国演义》文化意蕴的新阐析的,实在地说,在这里学到了一点点从文化视角入手细读文本的学术审视手段。聆听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谭桂林教授的文学与宗教文化研究视角的课程,审慎阅读他的著作《宗教与女性》、《20世纪中国文学与佛学》、《百年文学与宗教》以及长篇学术论文《宗教与中国现代作家》等等,在那里获取一种寻找文学个性形成理由的内隐探索方法,更为重要的是得到心的宁静,让自身人格的数值得到某些上升。还有文学评论家、博士生导师田中阳教授的区域文学文化研究视野及其范式,在我后来的语文教育实践里和一般教育思考里也起到了催化作用。就在倾诉的此刻,眼前就有老师的厚重著作《湖湘文化精神与20世纪湖南文学》、《区域文化与当代文学》、《文艺评论方阵·田中阳卷》。立言当是立人,在这里读著作就是读教授,领悟著述的要领就是学习著者的人品。清华大学梅贻琦校长说的精辟:“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是学术的殿堂,教授是支撑殿堂的人,依靠的是学品、人品和才学,如此才可能造就振兴天下之士。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独立的人格,一种自由的胸襟,一种以文字凝结智慧的愿望!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久久的阅读渴望,一种绵绵的写作痴情,一种厚重的思考基石!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隐形的文化感觉,一种强烈的母语意识,一种坚强的民族精神!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学到了像老师那样当老师 ……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有5个想法

  1. 很注意“读文本——读言说——重构建——择表述”这一句话,这可是素质教育的语文教育之路啊。

  2.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独立的人格,一种自由的胸襟,一种以文字凝结智慧的愿望!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久久的阅读渴望,一种绵绵的写作痴情,一种厚重的思考基石!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一种隐形的文化感觉,一种强烈的母语意识,一种坚强的民族精神!
    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学到了像老师那样当老师 ……

    学到了这么多,真是一个好学的人!现在的大学,很难得!

发表评论